後來他們比翼的雲翅
讓一道冷鋒撕開了
兩滴微眇的淚
草草分葬在天山兩側
罕雨的大戈壁,無痕

後來他們並蒂的瘦果
各自攀搭任性的風
蓬轉萬水復千嶺
降落熱帶的,結變異的籽
嵌在冰極的,拒開無果的花

後來他們連銬的腳步
給失靈的號誌引岔了
遂以最速件從信箱乘電梯
塞入兩棟大樓的空調饔室
完整的孤獨,不再拆封

 

(曼陀羅詩刊08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iteworld 的頭像
whiteworld

蘇嬤白宇的井天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