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N3019.JPG

 

二月底小公園的櫻花開了,可惜老媽沒能多撐一陣跟我同賞。去年初她跌斷骨股頸開刀,據說手術成功原本一切都正常,但有一天晚上醫院通知我去簽字抽肺積水之後,便開始糊塗再也恢復不了。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吳 221            老楓香            20100228 028          

 

記憶中最先認得的樹是會長鬍鬚的榕樹,爸爸移插在大雜院窗前的一截樹幹,似乎很快就繁茂起來,它為我們遮擋了炙夏的西曬,還擺盪過一架童年的鞦韆;雖曾絲垂不少嚇人的毛蟲,但也會懸掛閃亮的蝶蛹,所以至今每遇褐髯飄拂之榕,都彷彿看到會說故事的慈祥爺爺。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07 Mon 2017 05:48
  • 霧換

雲蒸.jpg

再怎樣俯首低眉

再如何柔順綿纏

環擁的山卻不耐她的糾纏

總還是引頸企望

能一觸那高渺之雲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060512 006.jpg          1060527 003.jpg          1060601 011.jpg           1060606 007.jpg  

 

 

去年忙著照顧相繼跌斷骨的兩老,直到爸爸離世後,才發現他們樓上的花台裡藏著兩隻小金背鳩。不過隔日就少了一隻,第三天見另一隻站在邊緣,未及拍照又眼看牠飛走了。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年三月燕子回來後不久,蛙鳴便接力甦醒了,暗夜裡不時會有一隻貢德氏赤蛙或腹斑蛙,鼓擊著小公園的靜謐。四月穀雨後,澤蛙更如動地鼙鼓,終夜包圍了巷弄。每次清晨跟地球另端的女兒講電話,她都聽得明晰,那也該是一種鄉音吧!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綠豆裡的象鼻蟲15.jpg                       綠豆裡的象鼻蟲.jpg                        綠豆裡的象鼻蟲2.jpg             

貧乏的日子裡,向來也只能管些芝麻綠豆的瑣碎自得其樂。這天還真的對著一堆綠豆窮忙了半天!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010523.jpg  

 

算起來獨自走完草嶺古道,已是上個世紀末最後一天的事了。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040807 015  

 

氣象沒學好,但記得有個艦長蒲福在十九世紀初定下了看風的標準,描述從零級到十二級風的海陸狀況。風不過是流動的空氣,它自身可是無影無蹤的,幸而它的動作「及物」,風過處,人間乃有各式曼妙的舞姿應運而生。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050924 012  

去年十一月底,九十七歲的父母先後跌交斷骨,我就一直住在他們這裡。最近才得空把家中的火球花盆搬過來,眼見兩個球根半露在乾涸的泥巴上,我加緊補償灌水,盼她能復活長出新葉來。過了一個禮拜,那兩個枯黃的球根未見動靜,倒是從旁另外冒出了一點綠意。兩天後才發現那坨綠竟然是一個花苞!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紫嘯鶇10  

嵐兒離世那個夏天,捱夜無寐不知所終,忽聞銳音劃破闃寂,應是圖鑑上描述紫嘯鶇的鳴叫聲吧!之前曾在老泉里偶遇牠停駐水邊石上,愛溪澗一族怎會來到巷弄住宅?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縞飛蝨3.jpg           阿拉伯婆婆納           盾果草5.jpg            二叉黑條蠅虎雌.jpg  

 

少時曾偏愛過紫色,後來則喜浸山樹草苔的潑綠以寧心,當然也欣悅海闊天空之大塊湛藍,許因藍色的動植物比較稀少吧,沾藍的緣遇自別具驚奇。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長足虻12         四斑柄眼蠅          三角蟹蛛          微腳蠅  

 

雖向以大自然為摯愛,但從沒料到自己會步入孜孜覓蟲的階段。不過這個喜好似乎跟寫詩一般寂寞不可語人,有次打開相機正想跟朋友分享那天遇見的美蛾,她卻急急撇開頭說她連蝴蝶都不喜歡,原來是沾惹鱗粉的不潔記憶所致;還有的朋友才聽幾句便頗驚嚇地好意勸我要多加小心。唉!就只堪自怡悅囉!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瘤緣椿象若蟲        瘤緣椿象若蟲16        瘤緣椿象若蟲26        瘤緣椿象3  

那天好容易盼回了送修的相機,誰知又逢颱風環流雨,困立陽台只看得到幾隻辛勤的大頭家蟻,返身進屋時忽瞥見鞋櫃旁的地瓜葉梗上黏著些許綿白,細瞧列縱隊的一群有大有小,觸角揚升應非介殼蟲,但六隻腳無疑是近來正熱衷的昆蟲,原來如同花神天降南柯綬草,蟲神也送蟲兒到我家來了。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渡邊氏長吻白蠟蟲7          土紋桑舞蛾6          眼紋廣翅蠟蟬4          甘藷龜金花蟲5  

 

又一季滿腦袋漿糊的漫漫酷夏,每天望著紫外線指數頻升的刺目火罩,既對文字冷感至幾乎棄絕了書本,昏茫的行屍還能做點什麼事呢?眼看好友轉瞬便由健忘而失智,阿巴桑或者不該如此呆滯下去。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點地梅3.jpg               琉璃繁縷               小茄4.jpg  

多年前在八斗子遇到遍野的濱排草之後,一直沒再能與報春花科的植物結緣。翻查資料,稀有的施丁草就別奢想吧!玉山櫻草自是高不可攀,某些珍珠菜似乎要登中海拔,而點地梅與最嚮往的海綠據說都長在東北角海岸,可遙遠哪!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