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0729 004.jpg

 

      從車洶人湧、煙揚塵飛的大馬路拐入巷弄,恍若在烈陽下覓得一片樹蔭,奔忙的腳步當即緩歇下來。

雖然這櫥窗的背面也不過循環著尋常的日子,譬如前廳的燈光照著端碗看電視的一家人,後陽台的佈景是一竿吐伸口袋的衣服,但從自己的斗室抽身,遙看眾生平等,亦有一種安心。

 

避大街而擇小巷,絕非急於超近路,倒可能肇因對九曲橋的偏愛吧!而當可探險的山林小徑遠在天邊,巷弄好歹算都市叢林地圖的化外之城,何妨進去玩一場迷宮遊戲!「轉巷始知猶有路,偶爾彆進死胡同也碰不了壁,忽而鑽出一個一線天式的細窄瓶頸,還能假裝慶幸剛通過地震新裂的峽谷。

 

巷子這麼好的場景適用於偵探跟蹤、警匪槍戰,當然更漏不掉浪漫的戀人從眉目傳情的錯肩、牽手同行直到別巷寂寥人散後。然則一個人踽踽獨行也是奢華的享受,在沒有旅遊異鄉的自由時,穿梭平日不熟悉的僻衖,微冷的天把雙手放進風衣的大口袋,或許可以營造一點漂泊的氣氛;假如落雨了,即使不能逢著一個丁香一樣地結著怨愁的姑娘,迎面而來的任何一張容顏或一隻狗,都會比鬧市裡模糊的過客意味深長。

 

當大街上林立著一式冷峻的大廈,只巷弄間還留存幾許村鎮的餘韻,七里香圍成的矮籬已瀕臨絕種了,幸好高牆仍有禁不住的風情:各類蕨葉和冷水麻在紅磚的隙縫中搶灘,青苔給灰黑的那群加上了披肩與綴飾,仰望牆頭和公寓的窗台,也總有幾朵花探出頭來微笑。薄暮日斜,一陣桂花香可能讓人惆悵飛去的青春小鳥,而炊煙的五香瀰漫,又使人在悠閒的巷遊之後想回家了。

 

至於夜深無人跡的靜巷,縱有兩分墓地的陰森,卻無庸憂懼鬼魅出沒,此時更能恣意地品玩另一種巷趣。且傾聽自己的步聲是否能收到回音,路燈指揮下淡入復淡出的影子,瞻之在前,忽焉在後;偶抬頭,盤旋光圈內的蟲蛾都像螢火蟲,雨絲則放大成飄飛的雪,而長巷盡端的天井之上,有時恰巧嵌著一顆亮星,便可自以為是往伯利恆朝聖的博士哩!又如遠巷踏歌深夜月,就不必悲嘆什麼寂寞的長巷,而今斜月清照了。

    全站熱搜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