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齒牡丹16.jpg          蘆蜂.jpg          馬齒牡丹17.jpg

 

     牡丹只在圖片和國畫裡看過,總覺得那是一種富貴花,富麗華貴得高高在上,就算聽說哪裡有牡丹花展,也不曾引起我的興趣。

山邊常見的野牡丹,我倒一向喜歡的。簡潔攤開的淺紫五花瓣,伸長的雄蕊花絲有長有短,長的一列尾端且向上翹哩!河對岸有一棵較少見的純白植株,每逢開花的季節,我也必去拜訪

 

後來在家裡種了一些松葉牡丹,朋友說這種小花怎麼能跟「花中之王」牡丹相提並論呢? 可她繁複的豔紅西班牙舞裙,彷彿搖曳著響板的節奏啊!再者隨插隨活便長成一大片應該最適合我這個懶人栽植吧。又從菜園角落找來幾種不同顏色單瓣的不過她們的葉子扁平,原來這一類叫作馬齒牡丹,是松葉牡丹與馬齒莧雜交而成的品種 野生的馬齒莧花朵很小以前到處可見兒時爸爸常採集給我們吃過。 

 

    媽媽在世的時候每天早晨定要數一數:陽台綻放了幾朵?因為掃墓帶去的花束想必撐不了幾天所以我很想讓她們也繽紛在墓園四周然而多次扦插的可能都被當作野草除掉了後來才改以陶盆養好再搬去置放 

 

今年那一列百合萎謝了之後,我把南面的窗台全種上馬齒牡丹家中現有紫紅桃紅、鵝、橙黃、橙紅鑲黃邊以及白底紅紋等好多種偶爾還會冒出幾朵突變的雜色新組合。仔細瞧她們的花心多半為黃色的雄蕊拱繞著似與花瓣主色相同的雌蕊擎立中央的花柱,輻射纖纖五六根、水螅觸手般的柱頭呢。

 

儘管每一朵小花的笑靨只能維持個大半天,所幸以花海戰術前仆後繼,每天看來都十分熱鬧。雖亦別號太陽花,據說陰雨天不肯露臉的,但我觀察到的是她們好像沒有紫花酢漿草那麼挑剔並不太在乎陽光是否鑽出雲隙陰天絕無礙她們出勤。即使前夜下雨,只要清晨雨停或者減緩成零星小雨照樣不吝出場表演。如果她們已經綻開之後才落雨,那自然也沒必要再合攏了,而且一般陰雨天反比烈日收班較晚喔。

 

所以至今似乎日日皆得悅目,縱稱不上萬紫千紅,撩亂中仍有些許花團錦簇的錯覺 疫情加上暑熱出不了門一日看上幾回 ,就假有小花園吧!既非國色亦無天香的她們,依舊能招蜂引蝶不時可見迷你的隧蜂鑽進花粉裡面,還偶有沖繩小灰蝶來訪唷! 

 

馬齒牡丹43.jpg          野牡丹.jpg             馬齒牡丹58.jpg

 

 

後來歷經颱風環流連雨三日,她們依然全勤喲! 

 

 

 

 

    全站熱搜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