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後雷雨竟轉念改襲黑夜

為了揭揚更閃灼的昭示嗎

又有颱風連三接力肆掠

硬生生逼迫盛暑換掉了場景

但覺濃稠的秋意籠身肅殺

 

強顏攙扶不知情的外婆

如常繞過靜安的小公園

卻是步步地雷四處危崖

回頭幸有孤綻的蓮花

撐起池上木橋欲說妙法

 

然而絕不可能扭轉的時間

總讓冰冷的空蕩無限擴展

成失重的虛無。只有企望天邊

終見到山風塑成一朵雲

恍似你穿著海青的瘦削側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iteworld 的頭像
whiteworld

蘇嬤白宇的井天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