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0427 018.jpg

     儘管夏綠正繁盛至頂點,但刺白的光與不肯稍息的熱,卻恍若無邊的沙漠。

大漠中乾望井川湖海,不過是眼睛吃冰淇淋,即便能牛飲甘泉,亦僅暫舒唇舌之渴;要想通體清涼,除了淋一場如瀑的大雨,莫若作魚鎮日悠游水中,此時就算曝烤著烈陽,也會像泡在溫泉裡看飄雪一般極端過癮。

 

每天積雲刻意砌築,難得雷電斧劈方得下凡的陣雨,在夏的流沙縫隙轉眼無踪,幸賴洋底不漏涓滴,乃有豪闊的藍淵迎我們躍入其懷。逆越一波波的浪濤,雖然永遠到不了瀚海和浩天相逢的那一條虛線,或許可以防波堤上的小燈塔作目標,力盡時就隨湧潮慢慢漂回沙海交界處,完全放鬆地攤,看白花沫在周遭浪捲,跟不上退潮的沙流則呵癢腳心。 

 

可惜海在山的那一邊,年度全席的機緣不多,退求其次的泳池終勝魚缸或水族箱,而我也不是鯨魚,只要別加蓋頂棚,迴游其內至少還擁有百頃天空。

              

因為泳池離家不遠,有時能在清晨搶得先機,於那方藍玉凍上劃出第一綻。擇定日出的方向,俯泳而去仰泳而回,便不會錯過朝霞的奇幻演出。偶有小小蜻蜓駕機來道早安,不知想補給還是出浴的鳥兒,忽地掠水而去。

 

泳池的漣波雖微,閉目靜息時仍可享受那種撫漾的脈動,而當別的以蝶式潑剌出水,也能掀起一股小浪呢!日出後這汪藍漪還會躍金,四周的邊壁因反光全鑲上一圈跳曼波的蕾絲。

 

夜泳在星月下則另有一番滋味,嫌亮的燈光總遮掩不不了月亮行星一等以上的恆星以及會明滅移動的愛爾普蘭星。倘若幸運地捕捉到一顆流星,趕緊許個願吧!譬如下輩子變成真正的魚,不用戴蛙鏡攜氧氣,就能潛水看珊瑚去 

 

                         於此游泳池關閉的非常時期,特別想念一池水涼啊 !

 

    全站熱搜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