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十萬錯.jpg

去年四月吧,在指南宮階梯旁的角落發現幾叢不知名的雅緻小花

純白的五喇叭,唯向前吐出的一瓣舌片苔紋另鋪呈為深紫色想必是迎接蟲兒降落的平台。

 

然後有一天半夜在夢境的邊緣可能是花神顯靈腦袋裡天外飛來十萬錯這個名稱上網一查居然懵對了耶就這樣得來全不費功夫, 即使前面要加上小花」二字,終究相去不遠了

 

仔細看她的資料:別名「小花寬葉馬偕花」,少兩個字的 「寬葉馬偕花」,則是活力菜赤道櫻草的別名;原來這兩姐妹都是爵床科十萬錯屬的,她們的花形也相似,所以記憶力雖變差了,藏匿於潛意識中的資訊,還是能偶然冒出水面的。

 

不過分明都是那麼漂亮的小花, 究竟為何會背負這個奇特的原罪屬名呢? 

據說她的拉丁學名前半屬名Asystasia意思為鬆散、混亂、不一致、不一貫、不統一的、不按標準的……因為大多數爵床科的花卉都有苞片,而本屬與本科其他屬很不一樣的特徵便是苞片不顯眼,於是有人認為她非常不合群,顯然錯得離譜,更有趣的想像猜測是這樣的:科學家為她翻譯中文名那天,也許正跟人吵架,怒氣冲天之下,於是大筆一揮,即落定為「十萬錯」。

 

所以像釵頭鳳的三個錯還不夠,千錯萬錯都不夠,不是常有「十萬個為什麼」之類的書名嗎? 那麼就再進十位說你有十萬個錯囉只因這麼一點點差異,便誇大如此,簡直好似順手摸走一包泡麵,卻遭黥面兼無期徒刑的重判。可憐的小花,何其無辜呀

 

 

 

    全站熱搜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