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正濱校歌2.jpg

             都說我們出生在窮困的年代,可回想起來總忘了所謂的苦處,但餘一些陳香裊裊的趣味。

 

最早我們共五戶人家合住一棟日式宿舍,因此一家五口得擠臥一室,而且擺放一張床以外就沒什麼空間了,幸而房間另側是整面大窗戶,還有個可坐其上的日式窗台呢!窗台下的小小窗戶,則是我們跟玩伴接耳或遞物的真實窗口,而宿舍大門上有刻紋的花玻璃,把臉貼近那塊「螢幕」,在雨港的霉季裏,便能看到光的「雪花」而寄托萬般幻影。

 

那時一片熬過湯藥藥渣裡的甘草,便是莫大幸福,一絲榨菜亦屬人間美味全家動員包餃子當是生活大事派我去雜貨店買二兩麻油調餡,頓時覺滿室生香,也算豪華的氛圍了

 

媽媽每天會給一角或兩毛的零用錢,去柑仔店買一包兩粒的橄欖,含半天都回甘不盡喲。不然存個一年下來,還能給自己買雙新鞋過新年呢!古人有為引光鑿壁的,我則曾為聽鄰居的收音機而貼耳於牆壁,就那樣聽了好多籃球比賽轉播、小說選播和廣播劇喔呢!

 

家中終能擺脫月尾必賒欠菜販帳款的窘境,乃至逐漸能有點積蓄,轉折當始於養雞賣蛋的家庭副業因為搬到另一棟日式房子,兩家分住而我們據後半,所以有不小的庭院,爸爸用竹籬笆把它隔開前面是花圃,而離房子較遠的部分成了養雞園慢慢增養至四十幾隻全白的來亨母雞。我喜歡俯看毛茸茸的可愛小雞在燈光下嘰嘰喳喳逐日成長喜歡跟爸爸過山去買打造雞屋所需的木材電鋸切過木屑飛舞也是讓我傻傻瞠目的奇特風景

 

   爸爸釘造的籠子有上下雙層,底層都鋪設格狀的鐵絲網一方面可以讓雞糞通過落至收集盤一方面朝籠外稍有傾斜角度雞蛋便會自然滾落到彎捲向上的終點每回撿起剛出的蛋即便可能沾著少許大便暖烘烘的感覺至今猶新;倘若撿到大號雙黃蛋更如中獎的意外驚喜記得還曾有過特大三黃的紀錄喔

 

為了節省飼料錢我七歲就開始常被指派去菜園,等著撿拾菜農採收時丟棄的菜葉,蹲在菜畦旁邊,因為另一邊通常還有個競爭者,雖難免會為了搶快而挨罵不過看到那些雞仔開心的吃媽媽剁碎的菜葉還是有些小小的成就感吧

 

那幾年我們同時在溝邊牆角種一些空心菜、小白菜,溝中撈起的黑泥是最好的肥料。院子裡還搭過一個絲瓜棚,豈料總見它開花卻盼不到結果,初萌的迷你絲瓜一個接一個枯黃萎謝直到眼尖的同學來家玩,才發現葉中其實藏了一個吸乾所有養份而碩大無比的瓜王,都老得可以做菜瓜布了。

 

曾在校園裏看到大王椰子身上縛著「小心落葉」的警告標示,想起小時候我們可是引頸巴望它們掉下來呢!因為椰子或檳榔樹翻白的葉苞鞘,是人人爭坐的頭等廂,猜拳輸者得拖著它,拉縴般在陸上行船,大夥兒便一路吆喝著出巡了。

宿舍的大院子還有一棵茄冬,這是二十年後才知道的學名,以前我們管它叫毛蟲樹或鉤鉤樹,一者它特多懸絲的毛毛蟲,而掉落在地的葉柄則是大夥兒鬪草的玩具,互鉤角力之後能折斷眾柄者為王。

 

植物在兒時除了必吃的刺莓那就是我們的草莓了、桑葚、臺灣羅漢松和楊梅等果實,總是我們好玩的對象 :葉子自然用來當「錢」和扮家家酒要切的「菜」,榕樹的鬍鬚或芒花下麵最好;女生把香花泡在水裡,便以為製成了香水;指甲花想當然要往指甲上摩擦半天,號稱是塗指甲油;檳榔以及各種果子,則是男生玩彈珠以及開戰的子彈甚或手榴彈。還曾對著誤認是含羞草的草日後認識真正的含羞草方知它原來是疣果葉下珠),拿食指在頰邊劃著說「羞羞羞」,看誰先讓它垂下頭來,最後倒也當真會垂下來喔至於毛毛蟲草咧!男生自然要拿來嚇唬女生或者擺在講台上,看能不能嚇到女老師囉!

 

遇樹少不得要學猴子攀爬才過癮,更棒的是我們在後山找到好些垂掛的粗大根藤,於是紛紛學泰山盪過來盪過去的,真是過癮極了。在那個流行葛四郎四郎漫畫的年代,藤下一塊巨岩便成了我們的基地大本營。我們也偶爾握藤盪躍過淺淺的、或許微不足道的山溪,那溪中可是能用手撈到很多小蝦喔!弄濕鞋子算小事,若是忘了時間回教室遲到就得罰站、蛙跳乃至打手板子,所以抓蝦之外,我們還常以溪畔的大石頭當硯台,像磨墨那般,把澗水裡的小卵石研磨成黃色皂泥,說是挨老師打之後可以快速消腫,就算來不及磨泥的話清涼的溪水安撫下也能迅即減輕疼痛吧。

 

六年級碰到一個隨興的導師,只在他生病住院後分班到隔壁班才補習了一個晚上跟老師說不參加也就立即如願,直到畢業考後聯考前一個月重回原來的孝班換了臨時的新導師,方短期嚐到所謂的夜間惡補。但從不覺有什麼辛苦,只記得那陣子碰巧常遇停電,大家便開心地點起蠟燭來,還把收集的殘蠟再捏塑成各種形狀的新燭燈最難忘曾在一個滴滿燭淚的大貝殼裡插上另一個長貝殼就變成一個帆船了

 

學校後山有一大片墳地奔跑穿梭其間絕對是一種探險大家又似乎偏偏喜歡挑那邊講鬼故事那時還常有防空演習躲進防空洞講鬼故事當然也是好場景警報聲簡直比下課鈴還好聽, 因為不是真的戰爭又不用上課除了五年級為了躲避球沒拿到冠軍六年級被迫拆班全班曾哭成一團以外大家幾乎沒什麼要煩惱的事。 

 

升學的壓力好像也遠在天邊遊戲永遠比讀書更重要女生必然會跳繩跳房子跳橡皮筋、拍紙錢幣和羽毛甚或石塊與剪紙做成的毽子常玩的米包包如果媽媽不許浪費米的話裡面裝沙也成有一陣子流行起收集糖果紙,不過並沒那麼多吃糖的機會,於是垃圾場不放過去翻找。養蠶倘若還沒有成繭就夭折多情的小女孩還會煞有介事地幫他們做個小小的墳墓

 

在那個還沒有公仔的年代,男生只有平面的塑膠人物片「尪仔仙」和圓形紙牌「尪仔標」,疊起來用其中一張打向對方或用手指彈射等等。玩彈珠、抽陀螺、打彈弓、射橡皮筋是人人都會玩的騎馬打仗有時一個人揹著另一個人有時三個人一組兩個人握臂架成,總之先從馬背摔下的那組便淘汰了此外拿著用竹筷子和橡皮筋做的竹筷槍當手槍開戰,陣仗的規模算小的過年時打仗的氣勢就比較大因為有鞭炮可以當武器自然會分成兩國,而且常讓沖天炮橫躺地面來發射,於是變成了時會蛇行的沖地炮」,接二連三衝鋒飛向對方的陣營。 

 

現在小孩放了學大都被關在才藝班還是課後輔導中心吧巷弄間總是空蕩蕩的,不像那時我們的宿舍可熱鬧了無論日間乘涼的樹蔭下,夜晚螢火蟲閃爍蟲鳴唧唧的井邊,都是大夥兒遊戲的集散地,各種團體遊戲輪流登場:躲迷藏老鷹捉小雞官兵捉強盜、蘋果打點、我們要求一個人……等等,不一而足。也會盼老牛拉車載著沙子石頭來,然後趁著還沒有開工痛痛快快地玩沙還比賽誰挖的隧道最長實在找不到伴的時候一個人可以 耐心地蹲在簷下捧接雨滴 看螞蟻行軍搬家觀察蜘蛛結網驚嘆師傅如何拌水泥如何砌磚,或呆坐鄰居門口等候他們的咕咕鐘鳥兒出來報時,乃至緊盯電表,追隨那小小的紅「汽車」一圈又一圈地,總能消磨不少時光

 

 多雨的基隆難免常見小水潭處處,那些日曆紙成的紙船,當即把握下水的機會去漂流一番。奇怪的是雨港居然也會遭逢缺水季節,鬧水荒時平日封蓋的兩口井就派上了用場,打井水也算新鮮事喔儲水缸還得靜置半天,等明礬沉澱濾淨。有時還要提著水桶排長隊,巴望消防車送水來。

 

聽到敲鐵皮罐喧鬧的聲音:「爆米花來囉!」那可是節慶般的大事左鄰右舍爭先恐後派出小孩拿一杯米去排隊然後大家興奮地圍在黑色的旋轉爐四周,既害怕又期待,蒙著耳朵,靜候那碰的一聲巨響。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