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0721 007.jpg

大一時的室友抽空來聚,平日習於陪伴近百老媽緩步的我,有些跟不上名教授的腳程,但她回頭說跟我走已經比平常慢多了。她提及近日老同學聚焦該否退休的話題,結論卻是退休後要做什麼?這對賦閒的我又無疑是奇怪的質疑,能做的事太多太多了呀!

也許我這輩子一直溫吞吞又不切實際吧,若非小孩的爹務必三餐準點,我可最愛領著三隻小雞無目的四處漫遊了。連圖書館也應該像遊戲場那般隨興自在遨翔的,所以看見緊張的媽媽站在入口指著手錶,給她的兒子限時十分鐘,還真替那男孩難過哩!更有甚者:某日訪友在那棟大廈的走道,隔門聽到一個媽媽正以責罵的語氣,大聲催促坐在馬桶上大號的小孩快!快!……老天垂憐啊!

當然更常見行勳遲緩的老人被不耐的晚輩催趕,直到那次陪老媽在急診觀察室等待時,卻望見病房中一個插著鼻胃管的老病人,一再高吼頻催灌食的外勞:「幹嘛不快一點?不要浪費時間!」

之前週日才加入散步的老爸,中途每喜拐入便利商店,買罐啤酒坐下來閉目慢慢啜飲,老媽性急一些,他總回說:「老來就是要這樣子悠悠閒閒地啊!」這大約便是他的養生之道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iteworld 的頭像
whiteworld

蘇嬤白宇的井天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