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1111 005.jpg

    今年的蒜香藤紫瀑提早在十月底就落幕了 

,漸涼生襟袖的十一月素秋,白背芒與甜根子草剛登場,零星的裡白楤木和山芙蓉寂寞地點綴青山,而堤道上散步的人們會停下腳步拍照的嫩白嬌粉是:三棵人工栽植的全緣葉美麗芙蓉、還有三株重瓣的木芙蓉 

 

可今天攫奪住我眼睛的意外在對岸:一朵亮晃晃的金黃積雲突然冒了出來,應該是一株相思樹。往年這時候也會看到她們開花不過多半稀稀落落的絕不曾殲滅整棵樹原先的綠意如同偶爾能發現一兩朵四月雪流蘇而十二月行走山中,也會看到一些五月雪油桐花。 

 

    返家經過小公園旁邊那棵相思樹,似乎也微露苗頭至少停在樹下的車頂上可見幾點落英遙望山上,亦隱隱有些黃脈蠢蠢欲動是因為今年天氣比較乾熱嗎?正期望她們會重演五月間那喧鬧的小花球爆發,幾個雨天過後,沒想到對岸的河山不但沒燃起整片燦爛的金黃,那特大球的黃花椰菜也已經泛綠了。

  

   所以那一樹奇葩,是金髮的太陽神特別揀選為她點金的嗎? 

 

    全站熱搜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