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0829 021.jpg

             題目雖如此詩意,其實怕腦袋養分不足,不要說三千丈,早就剪成不用梳的最簡六寸短髮了。只不過這樣的畫面挺好,姑且借用一下吧!

初中時曾在日記裡夾放一根白髮,並於該頁自問:「白髮為何生?」後來看了我日記的知己則旁批曰:「多愁善感」。果真如嫁軒所言:「人言頭上髮,總向愁中白」麼?或者學他當即幽默地轉嫁解嘲:「拍手笑沙鷗,一身都是愁」吧。

 

半百之後,即使公車司機誤發老人票的集點卡給我,隨即又不好意思地轉彎改口道「少年白啦」,自己心底十分清楚:早就沒資格以此為開脫的藉口了。方納悶兩鬢「不知明鏡裡,. 何處得秋霜」?迅即入冬落雪,白髮忽滿鏡,並且知道來年東風也再不會融化這額顱上的積雪了。想當年參加學生的喜宴,猶能套用某廣告用語:「什麼?妳是他的高中老師?」曾幾何時,已讓路人把老媽跟我變成姊妹了。

 

懶得染髮的阿巴桑,即使偶爾被人說我跟青春永駐的同學看起來像母女,我也從不介意,可後來發現這樣子若獨來獨往並無半點壞處,無意間卻會禍害身邊的朋友比如讓男同學的小女友發現他的輩份,或者正拜倒女伴風韻的路人甲,萬一知道我是同學,豈非讓她的年齡洩了底?

 

聽聞野鳥學會有為銀髮族設立的「白頭翁俱樂部」,雖然不曾參加,一直覺得這個名稱忒可愛的其實空餘皓首也有些好處的仗著白髮可以倚老賣老至少臉皮沒以前那麼。從第一次被讓座的不好意思,已漸漸習慣到理所當然;隨處想跟陌生人請教什麼事物,也絕不怕引起誤會;偶逢路人豎起大拇指拋給騎腳踏車的我一句:「阿嬤棒棒!」也是莫大的鼓舞喔

    全站熱搜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