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奎寧角盲椿 雌3.jpg

之前就看過蜜蜂已大量減少的新聞

最近又有專家警告原本數量達一百萬兆隻,是全球人口兩億倍的昆蟲年後會減少四分之一,五十年後只剩一半,而百年後世間昆蟲恐將銳減至完全滅絕。

不知道這是否危言聳聽,但近年來我確實有無處得覓的感慨。倒不是因為拍的蟲子居然不覺累積上了千種,比較不容易遇到新知而是舊雨都變得疏落了

九年以前夜間尚偶現幾點螢火的小坑溪,白日則隨處穿梭著善變蜻蜓的翩翩紅影但是第二年似乎便沒那麼熱鬧了。而後轉戰溪畔的邊坡小徑展開了我認識蟲蛾的基本階段可惜沒兩年連小路旁邊的野草都枯黃了顯然有人施藥從此連蛛蠅都少見

接下來幾年常去碧潭水岸步道尋訪那裡欄杆除了一二月總會密密爬滿暗點燈蛾幼蟲更常饋贈許多意外的欣喜然後又同樣上演漸次式微的情節 如今多半光溜溜的甚至一隻螞蟻或小蜘蛛都稀罕

偶然去指南宮許因一些燈徹夜不關發現清晨還能遇到不少還沒離去的蛾不會夜拍的我於是常搭第一班車上去尋寶,原來這裡算是那個小坑溪畔小徑的上游」哩不過好景又不常,這兩年不僅新蛾難逢,就是曾於某年三月大發生遍佈迴廊屋頂的圓端擬燈蛾,也少得可憐。 

離家最近的木柵公園,也曾是觀察蟲兒的勝地,現在萃湖復育螢火蟲固然成功但是翠鳥不再飛來琵蟌幽蟌少多了曾經記錄過的蟲蛾亦不復現身。而一般公園的草地以前至少常謾舞一些小灰蝶,葉背會藏著瓢蟲和褐紋翅野螟蛾

如今望過去總顯得荒涼。 

    那麼儘可能改變心態單純以散步的閒情晃蕩,但求知足於個把月或有緣識得一個新朋友就好,只是心底仍難免有些寂寥啊!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