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0418 004.jpg 

人魚啞默的水泡飛升後

原打算撐持三千米高的

冰潔皎白,要讓他

恆久晴朗地仰望

 

橫心決絕又碎骨一次

許企望藉著斜飛的風

狠鞭他至終都緊閉的窗

慨嘆一串未燙金的流星

 

可無色的筆斷續淡寫

朝暮點滴都從未成章

微弱的虛線既描不出自己

更泣不透他傘盾的禁區

 

只好在全世界所有的角落

每一個小小大大的水窪

密密地反覆旋簽著

層層同心的那一個名字

如星辰夜夜繞繪的寂圈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