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土機如龍捲風突襲
一筆勾銷了夾岸的綠
舞風的芒草披靡喪氣
白蝶薑皆不復攬水自憐
與薜荔苔蕨共生的眾樹
淪為撤防護蔭的泥菩薩
並未收到遷村通知的魚蝦
俱滅頂於抽脂的土流漿中
闊斧塑割錯誤的曲線後
還務必去除岩縫泥層的細皺
要拉緊成平僵不笑的灰皮
乃掘採另一條河的沙石
混凝多種酸鈣的水泥
膠漆住週邊所有的毛細孔
不淮他流汗更別說嚎啕
再圍一重鋁柵加一道鐐鍊
便終日瞇睡若動物園的馴獸
曾經風發不羈的野河啊
現今已硬生生囚居在大溝牢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