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N1288.JPG

小暑之夏

高寒瓊樓上的冰玉天女

晨起多喜梳長髮為絲瀑

午後輒轉念又細挽成髻

終未逢照暖寂寥的眼神

遂漸蓬首癡肥成灰臉婆

索性拖著一顆鉛心

頹然自棄地跌墜凡間

 

白露之秋

當上升的雲夢陡失輕盈 

風亦凝止而抽身急退

無復湧動旁敲鼓盪掀浪

奈何抗拮不過沉淪的重力

紛紛飄零的乃是萬段

爆裂的無數氣球碎屍

 

大寒之冬

這陣子天宮的濕氣太濃重

寢床的被褥都淤滯著霉黑

玉帝急令東北風跟西北風

從兩頭絞擠麻花那般,徹尾

擰盡藏諸淚斑底層的風沙

唯盼斜陽引南風復膨其鬆軟

 

驚蟄之春

那套過季的污灰毛衣

漫天無縫千指都難清洗 

乾脆一股腦兒全盤拆散

並瞬間觸媒以閃電的光

悉數還原太初的剔透銀線

再讓天女重新編織一件吧

 

(之一同刊http://tw.myblog.yahoo.com/jw!ooJ3tKKFGB4OgYawhlVrkbxFCi8-/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iteworld 的頭像
whiteworld

蘇嬤白宇的井天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小鴉
  • 雨媽,春江水暖"鴉"一隻
    我愛這色調
    : )

    鉛心之上
    鴻毛千萬頃了

  • 其實是網站出問題,前天氣了一天,好容易才把段落校正,但到現在分行還不讓改。今天三點起來,竟又被改頭換面!天意乎?既然鴉喜歡,或者就隨他了。

    whiteworld 於 2009/05/17 08:58 回覆

  • whiteworld
  • 思來想去,終究辜負了鴉,阿巴桑還是粉紅一瞬就好。
  • 小鴉
  • 雨媽~~
    一瞬間的粉紅
    真的只適合一瞬呀
    幻景如果持久
    就不真實了
    : )


  • 是啊!粉紅一瞬就是最妖孽的時刻吧!
    然後錯過過了,天空就空了。

    whiteworld 於 2009/05/19 04:32 回覆

  • 鴉
  • 雨媽~~
    錯過過了
    天空空了
    驚蟄之餘
    所以
    所以成雨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