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頭翁33.jpg

 隔著暮煙相呼的鳥聲或許比大清早稍微遜色一點,可能缺了成群搖著銀鈴的小精靈綠繡眼 ,不過依然熱鬧十足啊 !

最底層通常埋伏著金背鳩嘟嚷在喉、低沉如把烏的嗚咽,而珠頸斑鳩的咕咕咕總像來自遠方,欲仿雞鳴但顯然低了八度,也沒有悠長的尾音。五色鳥此刻不想敲木魚,反倒漱口般持續捲起舌來,好似練習著外語中某個難稿的字母。

 

   中堅的合唱隊少不了吱吱喳喳的麻雀,牠們照例如兒童嬉笑瑣碎不成調,而泰國八哥必定七嘴八舌鬧哄哄似潑婦罵街,紅嘴黑鵯倘非細聲學小貓叫,便一味聒噪恍若置身傳統市場,串場的喜鵲必定要接連掃射機關槍,而偶然跟摩托車一起呼嘯掠過高亢在上的,則是擅長金屬音彈棉花的黑領椋鳥。

 

 至於從早到晚都不忘登場的白頭翁,總是以嘹亮的小號宣敘,彷彿持續彈著舌頭發電報。曾經注意過牠們常反覆著中間稍頓一下的連續四個音好像四言古詩樣。有時又變成五言詩了,例如先發出前面兩個音再加一組三連音也有倒過來變成三加二的節拍羣,可以如五言詩有二二一、二一二 或一二二等格式組合,演化出種種變奏。

 

 某個不得不乖乖臥床休息的黃昏,明耀陽光被關在窗帘後面,淵深裡只餘聽覺還醒著,甚或比平日更敏銳些吧!那天特別發現兩隻白頭翁似乎正答唱著山歌,牠們以四個音節為主調重複一次之後加一個聲調不同的變化單音,是語尾助詞抑或感嘆詞呢回應的旋律大都跟對方一模一樣,別趣的對話此起彼落,歡悅的暖意立刻拯救了我

 

    前一陣子在熟悉的綿蠻妙音當中,常會冒出來一長串婉轉清圓、許類畫眉的歌詠多半就在附近可是遍尋不著。後來拿出望遠鏡終於在周遭最高樓的頂端看到了他的白肚子原來是有美聲王子稱號的鵲鴝呀之前在公園遇過幾隻飛上樹叢那時只覺得牠們橫掃的關關嚦嚦頗為特別

 

    最近讓另一種聲音迷惑了,第一次在離家較遠的小公園聽到,因為隔巷就住了人家,起先我還以為是小孩頑皮,但它忽地改由另一個方向傳來 無疑 出自於能迅速移位的鳥族之後到那一帶雖不時傳來但都有些距離 ,隱身於眾樹之中,始終未見其真面目比對過貓頭鷹的叫聲 並未找到答案。試著學牠的啼喚給女兒聽她當即說是泰山鳥囉

 

    這天終於發現牠就停在一根燈桿的頂端因為仰視又背光很難看得清楚不過從牠的身型看來我想大概是綠鳩回家上網一查果不其然謎底揭曉,鑽出隧道的豁然開朗

    全站熱搜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