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樹4.jpg     細紋黛齒螟幼蟲4.jpg     細紋黛齒螟蛹.jpg     黃野螟.jpg

      近年常搭第一班車上指南宮覓蛾,後來因為蟲稀而少去了,那位年近八旬、每天清晨在那邊操作吹葉機的婦人還會關懷詢問一下呢

在必經的小路邊坡上,發現一列沒見過的樹,三四月間會開綻簇集的小小白花, 之後便垂掛許多水滴梨形的果實,成熟時掉落在地,堅硬的外皮裂開,讓我能揀出褐色的種子,如此好幾年了,都一直不知其芳名。

 

我大多從旁邊有住戶的階梯下山,梯旁的欄杆雖從未有過碧潭水岸步道那般的盛況,照例仍是需要注目的。去年六月,難得除了螞蟻之外,出現了一種黃綠色頭紅紅的毛蟲,體側斑紋略似圓端擬燈蛾幼蟲但精簡一點,齊整的藍圓點下側比較稀疏,兩排剛好鋪呈為兩點對一點,好像三個一組至於色澤也許近乎杜鵑三節葉蜂的幼蟲,只是葉蜂的小黑點佈滿全身而且沒有一根毛。

 

因為數量還不少,想來應是常見的物種,不過搜尋了很久,都沒有結果。終於有一天遇見相同的照片了,說是細紋黛齒螟的寶寶,有點抝口的名字,原來就是拍過的黃野螟啊!記得曾疑惑明明是黑白配(據悉那黑條部分實為深藍,為什麼會冠以黃字呢? 

 

接著看到專以沉香樹葉為食,靈光突現,欄桿旁邊不就栽著我欲究其名的樹嗎?所以他們就是沉香樹囉! 一下子解開了兩個縈迴良久的謎團,如同完成拼圖的最後兩塊,真要拍案叫妙了。 

 

上週又近距離幸見好幾隻聚攏在沉香樹幹上,有的蜷縮起來準備結蛹吧,還有一個已經成蛹囉!

 

    全站熱搜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