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0512 006.jpg          1060527 003.jpg          1060601 011.jpg           1060606 007.jpg  

 

 

去年忙著照顧相繼跌斷骨的兩老,直到爸爸離世後,才發現他們樓上的花台裡藏著兩隻小金背鳩。不過隔日就少了一隻,第三天見另一隻站在邊緣,未及拍照又眼看牠飛走了。

 

今年四月起便特別留意花叢的動靜,五月初百合花即將盛開的前夕,終於出現了一隻成鳥。好不容易等牠離開,果然有一個用枯枝堆集鋪設的淺淺盤巢,但不會又跟去年一樣已經落幕了吧?

幸好過兩天就出現了一顆蛋,再過一天第二顆蛋也露面了。不必大砲就能在眼皮底下隨觀近攝,是何等幸運哪!接下來就幾乎未見牠離巢,一直黏在那兒孵卵了。據說他們是公母輪值的,但我不辨雌雄,且始終沒看過同時出現兩隻,所以總覺得那是鳥媽媽。

兩週後才逮到牠出門的間隙,見著了兩坨毛絨絨眼半閉的雛鳥,黃白灰中透著幾絲藍,一張深藍的大嘴特別顯眼,或許進食絕對是這個階段頂要緊的事吧!遠兒說他們的頭好像撐不住,隨時會掉下來似的。

鳥媽媽總是一大早出去覓食,我便把握機會開窗拍照,還好他們從沒被驚嚇到的樣子。兩隻雛鳥終日依偎在小圓窩裡面,只不過東西南北常變換著位置,兩小時而並肩時而頭尾異向,自然會有齊心把屁股對著我的時段。

小傢伙真是一瞑大一吋,絨毛漸轉為褐,同時冒出了一些金絲及硬羽,小腦袋的支撐明顯變強了,左右轉向看來已非常俐落,深藍的嘴喙趨近黝黑,眼睛那圈橙色虹膜尚細,但不再矇霧圓睜得可有神了。當然體積也逐日豐腴起來,除了小兩號,跟母鳥愈加相似囉。

六月六日那天,看到其中一隻站起來作展翅狀,後來還離巢散步哩!這時翅膀顯然更加的了,嬰兒期的細毛幾乎都脫落了,尾羽還冒出兩根白色的;飛羽的覆羽隱然成形,之前的金線已鑲緄為金邊。

他們越來越常站在花台邊了,十二號這日一眨眼就少了一隻,離兩顆蛋問世,剛好整整一個月!不過大雷雨前牠又返回窩裡,是避雨還是等待兄弟?其後兩天,他們幾乎都在巢外活動,然後在氣象預報致災梅雨將來襲的第一天,午飯回來便發現他們結伴一起消失了。

雖然重獲開窗迎風的自由,望空巢仍不由悵悵啊!

 

 

   1072月寒流發威時,發現花台另側有兩顆蛋,過兩天也不見成鳥,看來許因天氣太冷而成了棄卵。三月初天暖,忽見兩隻斑鳩連日依偎在角落,其中一隻後來都沒離去,看來又生了新蛋吧。不過這一次不是金背鳩,而是珠頸斑鳩。後來果然孵出了一隻幼鳥,一直等他翅膀硬了飛走,檢視其巢並未見失敗的蛋。而不像之前金背鳩僅隨便鋪了一些枝葉在泥土上,這個窩因為是架空的,下面還有好些蠻堅固的支柱呢!

   四月初那個空巢又意外出現了一個蛋,不久又增加了一顆。是孵第二窩嗎?不過這個珠頸斑鳩看起來體型小很多,難不成第二代已長成,要養育第三代了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iteworld 的頭像
whiteworld

蘇嬤白宇的井天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