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三月燕子回來後不久,蛙鳴便接力甦醒了,暗夜裡不時會有一隻貢德氏赤蛙或腹斑蛙,鼓擊著小公園的靜謐。四月穀雨後,澤蛙更如動地鼙鼓,終夜包圍了巷弄。每次清晨跟地球另端的女兒講電話,她都聽得明晰,那也該是一種鄉音吧!

雖然屋後就望得見景美溪,不過還有些距離,可蛙鳴顯然近在咫尺,下樓去訪查,牠們卻每每警覺有人接近便戛然噤聲,後來終於確定那合唱是來自路邊的暗溝。原來不必青草池塘,也能處處蛙呢!

只不過澤蛙體長四到六公分,測量了一下兩種溝蓋的孔隙,寬是兩公分及兩公分半,也許牠們夠扁,厚度小於此,否則豈非一輩子都得當溝底之蛙?常以井底蛙自喻的宅嫗,當更心有戚戚焉。

記得某年,那個被公寓四面圍困的小公園,宣告要整修水池時,我這杞人還著實為池中的魚蛙古人們,擔憂了一下哩!錦鯉大概會有人先撈至別處,但蛙族呢?幸好待工程結束,一陣大雨後水池復滿,鳴蛙亦隨之回歸。大自然自有其因應之道,或許牠們能以旱季的半眠狀態過渡吧!

今年老媽離世後,有一天又夜半醒來,突覺周遭異常寂靜,人去之外還少了什麼呢?忽憶起缺席的蛙鳴,連忙出去巡檢一番,發現除了舊居後方還有零星的鼓點,群蛙繞舍競鳴的盛況確然不再,新建的華廈那一帶尤其悄悄冥冥

想到曾有民眾陳情「蛙鳴難耐」,環保署以「蛙叫地點非營業場所」為由,要求該轄區警察「處理」的新聞。還有為求兒子能安心讀書,噴灑殺蟲劑對小青蛙下「毒手」的媽媽,不知這附近是否也有人施了藥?

古人會為了引鳴蛙而特意鑿池蓄水,還要素屏圍枕、清心傾聽,並認定那是愜雅懷勝鼓吹且必維護之音,現代人竟只覺聒耳,可能因生活繁忙失卻了閒情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iteworld 的頭像
whiteworld

蘇嬤白宇的井天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