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0924 012  

去年十一月底,九十七歲的父母先後跌交斷骨,我就一直住在他們這裡。最近才得空把家中的火球花盆搬過來,眼見兩個球根半露在乾涸的泥巴上,我加緊補償灌水,盼她能復活長出新葉來。過了一個禮拜,那兩個枯黃的球根未見動靜,倒是從旁另外冒出了一點綠意。兩天後才發現那坨綠竟然是一個花苞!

以前陽台最熱鬧的百合花季謝幕之後,每年六月便輪到這小小的煙火登場了。雖也燦亮不多時,總算標刻一下不變的日子,是又逝一年的提醒。這回遭我虐待,她不過暗自隱忍多休眠幾個月,並未記仇逢甘霖仍不忘贈我以紅通通的笑臉。

後來兩個枯黃的球根也相繼掙出了彤霞,而第一道火光逐漸黯淡時,那花莖側邊同的葉芽似乎較往年加速抽長。曾想過她跟一名曼珠沙華紅花石蒜同科,一樣花開時無葉,花謝後方長葉,花葉永不相見,合該也是生生相錯的彼岸花吧!但僅是自球的花葉拒絕碰面,跟他球的葉子卻能並榮於藍天下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iteworld 的頭像
whiteworld

蘇嬤白宇的井天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果果
  • 蘇嬤也要保重身體
    天氣入秋了
  • 謝謝啊

    whiteworld 於 2016/11/13 12:47 回覆

  • 老劉
  • 火球花
    名如其花
    很容易記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