縞飛蝨3.jpg           阿拉伯婆婆納           盾果草5.jpg            二叉黑條蠅虎雌.jpg  

 

少時曾偏愛過紫色,後來則喜浸山樹草苔的潑綠以寧心,當然也欣悅海闊天空之大塊湛藍,許因藍色的動植物比較稀少吧,沾藍的緣遇自別具驚奇。

色的花怎會讓人憂鬱呢?每見竹仔菜或卡羅萊納過長沙乍明於草叢水塘,都如嬌媚的碧眼正眨呀眨著哩!雖無法上山膜拜野勿忘草,能在岩壁路邊發現盾果草和阿拉伯婆婆納的藍寶石照樣傾心,倘拾獲琉璃繁縷的藍鑽當雀躍尤甚囉!

初學認鳥常驚豔翠鳥閃掠河面的青矢光影,而僅匆匆一瞥的黑枕藍鶲,那不知多可愛的容顏啊!絕對是鐫刻心板最深的印;還有追尋多年的台灣藍鵲終常見於木柵了,非但屢出沒公園,有天清晨在家中居然就看到他們飛來,且停棲隔巷鄰居的陽臺。

蜻蛉中纖弱輕盈的細蟌琵蟌,若披青衫似乎格外讓人疼憐,又總愛期盼白痣珈蟌張翼時晶亮的靛青。要捕捉過動小灰蝶旋舞撲翅間寶藍晴空,不用說更加撩亂,可偏偏執意願傻等至目眩。

去年開始覓蟲以後,特別記得有次午後某荒寂凝滯的巷尾,一絲軟風般,一丁淡藍小點倏地打眼前飄忽而過,後來方知這粉嫩的夢幻小精靈是一種縞飛蝨。

今年我的尋蟲小徑異常冷清,值此原該滾滾熱鬧的盛夏蟲季,竟然氣息奄奄連草都枯黃了,唉!想必新廈完工後有人勤灑藥劑。瀚瀚窒悶的無奈酷暑裡,無處可逃那天不死心再走一遭,失望待折返幸得姑婆芋葉角豁現滴藍,是一隻迷你蜘蛛耶!撐起藍軀的腳尚近透明呢!垂絕待斃的漫漫漆黑中,天可憐見,縱微細不比螢火,到底閃爍了星星一點、沁涼的、藍色救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iteworld 的頭像
whiteworld

蘇嬤白宇的井天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