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足虻12         四斑柄眼蠅          三角蟹蛛          微腳蠅  

 

雖向以大自然為摯愛,但從沒料到自己會步入孜孜覓蟲的階段。不過這個喜好似乎跟寫詩一般寂寞不可語人,有次打開相機正想跟朋友分享那天遇見的美蛾,她卻急急撇開頭說她連蝴蝶都不喜歡,原來是沾惹鱗粉的不潔記憶所致;還有的朋友才聽幾句便頗驚嚇地好意勸我要多加小心。唉!就只堪自怡悅囉!

也許我該先跟她們談圓呼呼的小可愛淑女瓢蟲才對。老實講以前我也不大能體會人稱珍蛛寶貝蟲的意義,或肇端於亙古的蟑螂恐懼基因,如今也僅及動眼怕永不敢奢望拍出指上版,可幾個月下來有限的緣遇,真心想特別先為蚊蠅虻蛛說一點好話呢!

最初多因找不著其他蟲子才去拍隨時隨地都不忘登場的蠅,發現他們的翅翼常泛虹彩光澤之後,便不再是候補板凳了。其實蠅虻本來就變化多端,像鎧蠅圓滾滾分明神似瓢蟲,又恍若花間小蜜蜂的食蚜蠅,且具直升機空中停頓的眩目本事哩!草葉機坪上的長腳瘦蠅與長足虻,只緣踩著高蹺懸空便架勢大不同;而微腳蠅也是長手長腳,更常見他們拜天地似地高舉最前面那雙帶著白手套的手搓個不停,恁地可愛吧!更別提頭頂上方蝸牛般伸出一對天線眼柄的四斑柄眼蠅是多麼拔尖了。就算不怎麼討喜的食蟲虻,網上竟有這樣的形容:「不但披了皮草,穿了六雙鞋子,還留著白鬍子抽雪茄……」真真讓人絕倒。至於沒人愛的蚊子:猶記某日燦燦陽光中忽見一批輝耀綠光的小蟲飛舞,那是一種搖蚊,雄蟲還頂著兩個圓刷子觸角。

額頭中央有個常用瀏海遮掩的疤痕,中學的校護曾言係蜘蛛尿造成,既結下此梁子,會以八腳蛛形綱為模特兒當然亦起始於六足昆蟲皆不見的時刻,並儘先找體積較小的。比如人面蜘蛛那張臉不免猙獰,但鬼蛛們腹部的娃娃臉就可愛得多,有時還隱約在笑呢!而人面大網的邊疆地帶偶偷住有赤腹寄居姬蛛,正恰似一顆紅寶石那樣綴飾著。

以前在陽台看到安德遜蠅虎不過黑黑一坨,拍照時與他的大眼迎面瞪上才算相識,又注意他用塗白色指甲油的觸肢,一直忙忙叨叨不知往嘴邊送什麼,鮮活的印記更刻深了。那次兩對剔透的蟹爪忽現於一葉草緣,接著一點紅胭下的果凍身軀爬將出來,哇!這通體瑩潤如玉的三角蟹蛛,徹底顛覆了毛茸茸的惡蛛樣板。然後又見識到白斑艾普蛛的翡翠綠,翻閱著圖鑑,相信定有更多美妙的際會在未來等我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iteworld 的頭像
whiteworld

蘇嬤白宇的井天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淳玲
  • 自得其樂最自在。
    照片拍得好,喜歡許多造型,我也拍過許多晨露蛛網,沒妳拍得那麼細緻,真好看。
    還有幾張俏皮的蜘蛛臉,表情動作都好可愛。
  • 謝謝你來看我胡拍的蟲零蛛碎

    whiteworld 於 2013/02/18 03:57 回覆

  • 老劉
  • 討好自己容易
    為自己的興趣而行
  • 謝謝您又大駕光臨啊

    whiteworld 於 2018/03/21 14: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