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地梅3.jpg               琉璃繁縷               小茄4.jpg  

多年前在八斗子遇到遍野的濱排草之後,一直沒再能與報春花科的植物結緣。翻查資料,稀有的施丁草就別奢想吧!玉山櫻草自是高不可攀,某些珍珠菜似乎要登中海拔,而點地梅與最嚮往的海綠據說都長在東北角海岸,可遙遠哪!

不過這頭終日在盆底兜轉的驢子,去年總算在春華瑣細的山邊認出小茄的小黃花,林中雖未尋見台灣排香,倒是與異葉珍珠菜相逢了,不久竟還在公園綠地迎撞雪白的點地梅。自以為跟春天沾上一點親了吧!便一股作氣興沖沖跳上木柵直往基隆的客運,巡了趟和平島,然而正整修的偌大海濱,不論橘紅或藍紫,都未見別名火金姑的海綠來照路,琉璃繁縷那般詩意的雅名,仍只得夢中去覓一痕藍蹤。

只想避開人群的假日下午,禁行汽車的橋上一列水泥方盆排立,官方植栽四周竄出了今年第一株綬草,還圍拱著不少細葉蘭花參的群落,能否也在都會草叢裡幸運地發現禾草芋蘭呢?於是停下腳踏車,慢慢搜尋那彎割草機偶爾會遺忘臨頭的邊疆,就在這兒初識克非亞草的,還喜逢一群白頂飛蓬呢!忽然一滴濃豔更勝蘭花參的靛青攫住了目光,彎下身看清紅心黃蕊,真真喜出望外,是那一縷翩翩海風翻過山柵,竟把這寶藍的小精靈送至離我家幾百公尺的路邊呢?原先灰陰的星期日,頓時琉璃晶亮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iteworld 的頭像
whiteworld

蘇嬤白宇的井天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