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杏.jpg       葉子.jpg       DSCN3735.JPG        

清晨偶然停駐,路邊一棵印度橡樹放低身段的葉子恰在眼前,厚片吐司的份量誘我與它對掌,繼而廝磨良久。原來竟能與一片樹葉這樣子溫柔敦實的接觸!

與葉相知本多屬君子之淡交,有時見樹不見葉,只遠觀它們以淺深濃淡各層次的綠,或砌碧雲或造青丘,當然也常近賞它們變異萬千的姿型,再透光細讀那紅白黃紫綠各色或平行或成網如水系的微血管脈絡。

  泛愛之間自難免有特別鍾情的:例如銀杏那樣巧緻的小扇平常不易見著,就栽一小盆鐵線蕨放在桌角長相左右,格外纖薄的弧緣頗像幾顆心緊緊並攏在一塊兒哩!而山野随處都有近似印度黃檀的烏桕,其葉尤近菱形且凝垂一點浪梢,於風中搖啊搖恍若對對耳墜子。葉尖更長的菩提樹,還時會翹鬍子般彎勾其尾,陽光下以幾近透明的油亮疊砌,澎湃著光影的交響。

住在山邊的童年,拿草葉辦家家酒之餘,大夥兒少不得也常如收集糖果紙那樣,珍夾一些漂亮的葉子在課本裡面,回想起來似以蕨類居多;進一步分析,或許緣由偏愛羽狀複葉吧!所以總憐落羽松披肩的髮,又常仰望鳳凰木綿密梳理藍天的細思。

其實單葉也不一定非要不規則的琴狀掌狀心形,或具繁複的凹刻若鑲蕾絲才好,比方藏不進冊頁的田田荷葉吧,就算不如望月完整地滿滿圓圓,那自然隨性起伏微漪的綠羅裙擺,磁吸力亦未必輸給其花呢!住公寓如果連金蓮花亦退求不得,起碼能讓袖珍的圓幣草曳曳擎開綠菇傘。 

更大者特別記得高二教室後面所種三叢開屏的綠孔雀旅人蕉,一把把翠扇正好搖展在二樓的後窗,就假裝它們是一列詩詞中的芭蕉吧!「葉葉心心,舒卷有餘情。」枯燥的課堂間,每轉頭瞥見正抽長的新嫩,頓覺世界人生定若青春無限開闊,而那讓人疼惜的綠痕,又如同我最愛浪頭乍然翻落而敞開內裡的青碧一般。些許強說愁的少女心事,就跟雨絲風片一道卷藏其中塵封了。

從蜷伏之胎團而稍睜眼再慢慢地半遮面,終至攤指掙出土來高呼萬歲,好比長孫與么兒通常會聚攏寶愛關注的目光,第一片舉手的葉芽兒總跟最後一葉同樣幸運,當然歷冬後春來整棵樹乍乍翻醒燦燒的熾盛綠火就更吸睛了。據說幼株葉形常多鋸齒或刻裂較深,是為了不防礙下層的弟妹分享陽光,不過也有反向無刻不毛未顯個性的嬰兒期,要到叛逆生鬚的青少年成株方稜稜睜睜起來,直到開了花不再使性子才又回歸圓滑。

除了萬化的主流綠,居塵市縱難緣遇「紅葉滿街秋著句」的盛況,入冬回首百綠叢中,尚偶得驚逢半樹豔紅烏桕與欖仁的機會。此外彷彿朝陽和夕陽,不少初萌的幼葉也紅撲撲若粉嫩的嬰兒,另有些則是臨老才又愛嬌返童,再度泛出通紅的廻光;因此不必苦盼欒樹與楓香春分探出頭,隨手可掬諸如雀榕、烏毛蕨和珍珠蓮的新葉以及樟樹與杜英的老葉皆超乎季節。就連蟲噬的葉子,以脈猶存綠的斑斕招搖,當令鏤刻的青空版畫增一分詭奇。

為數不少但暖度稍遜的黃葉或者沒那麼討喜,白頭人倒也無須在雨中感慨,「遠望黃葉當花看」不也有故意誤會之樂?而即便乾枯至褐色,也曾在三步外晨昏矇昧的斜光中冒充繁花呢!不然就浮沉水面扮演小魚兒,較大的甚且可蜷縮於草叢假裝麻雀哩!而剔腐盡贅肉僅存筋骨的葉脈原貌,則是另一番璞真的構圖吧!

傾聆群葉在風中的窸窣耳語乃至沙沙葉濤以外,拈葉微笑許因婉轉愛撫葉上茸茸纖毛的觸覺。當然欣賞辨識植物最先動用的多是眼睛,綜合顏色、形狀、大小、厚薄、互對生等樣態資料,即可輸入腦海中翻尋,偶爾才會動手檢定革紙肉各種質感以及光滑或披絨的選項,從小雖也曾嚐百草,近年也只為鑑定酸藤的身分而嚼葉試味。至於嗅覺似乎跟花才是第一相關的本能,還不必湊近去聞,大老遠空氣中便浮散著撲鼻的郁馥。約莫兒時沾惹魚腥草的記憶阻絕了鼻子和葉子的連結多年,直到從友人撕裂的一片葉裡嗅出了蓮霧的馨甜,方再度打開這條通脈。哈!原來可以這樣認證一棵樹,不用等它射發煙火之花乃至垂掛紅鈴鐺之果。

   後來又得路人指點以此法悟知楓香的芬縷與樟樹葉醒腦的靈氣,而香楠像電線走火的一點點焦味並不過分,僅輕煙裊裊罷了。雖不大喜歡白千層刷子花的味道,但它的枯葉中竟嗅得出樟木香呢!然而葉味多深藏不顯,只好狠心搓揉刑求之,再傾鼻細聞方得幾絲微跡,這點只好對植物抱歉了。芸香科植物不用說更屬好聞一族,每遇檸檬樹,便忍不住想借摘一角青綠,當作不燃的精油燈,不時地作深呼吸,讓肺葉擴擺於清芳的氛圍中;是以朝聞葉,夕不必死,唯終日愉悅耳。

   向來都說綠葉是用來襯花的,其實陪襯瓜果亦有點睛之效:原本光裸不出眾或童山濯濯的胡瓜柑橘,在市場暗攤的角落,不過多飾兩片葉子便抖擻煥發起來,水蜜桃的腮紅也俏皮了許多。而行將被柴米油鹽溺斃的糟糠主婦,但將一角地瓜或胡蘿蔔頭切下放進小碟子,只消一點兒水就能讓廚房平添幾抹出油污而不染的盎然生息。

在我們臨終闔眼的病床上寄望最後一片葉不要凋落以前,且肆意享用週遭取之不盡的奢宴吧!葉子只是植物裝飾的衣衫麼?說不定是它情深的心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iteworld 的頭像
whiteworld

蘇嬤白宇的井天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淳玲
  • 久違了,今日好日,讀到新作,好開心!
  • 不好意思太懶了,似乎去年已耗盡最後的力氣。萬事皆可無吧!

    whiteworld 於 2012/01/27 08: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