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jpg 

                         謝謝老同學君玲支援照片

打從開始學習認鳥,台灣藍鵲自是嚮往的對象之一。雖然翠鳥與黑枕藍鶲亦沾靛青,但小個頭當屬精靈一類,若論童話裡代表幸福的青鳥,或是能傳雲外信的西王母使者,國寶藍腹鷴和帝雉當然更氣派,可惜太罕見了,那麼藍鵲或可擔待一下。

聽說她也會在木柵出沒,跟山邊種菜的老農打探,得到這樣的線索:「長尾山娘啊!快下雨的時候,還有雨剛停,牠們會來這裡玩。」然而數度依循天氣去守候,都無緣得見。

遲至報載他們築巢動物園的2006年,又以不喜看見那些失去自由的族群為藉口,延宕著並未入園去瞻仰;那年雙十節陪朋友沿指南路過了草湳橋,上坡轉個彎,左邊竹林中忽現藍閃閃的躍動,這才跟他們見著了遮遮掩掩的半面。

第二年四月,好友載我從石牌直上陽明山,近黃昏陰冷的園內樹叢下,除了正忙著拍照的一群,幾無其他的閒客,追隨相機對焦的方向,當即看到樹間那飛來竄去的四道藍影,這次總算是較近距離的仰望了。此後便常聽好友傳述從萬里的高樓窗台遙見他們的倩影。而入秋政大網站也說他們幾乎每天清晨都來校園報到,並謂這種臺灣特有種的保育類鳥類可能已在校內築巢繁衍,只不過白跑了好多趟,仍沒機會再在木柵遇上這位台北市的市鳥。

眼看他們更上層樓都候選國鳥越來越熱門了,前年八月,再得機會跟老同學去陽明山,炎暑早上的前山公園竟熱鬧如西門町,擠滿了遊人和鳥人,原來這本是知名的鳥點啊!好幾排大砲的陣仗,還有人置肉於低樹叉以守候絕佳的畫面。此回可是近至眼前了,但一向有人群恐懼症的我,卻頓失細賞的閒情,只覺像淹沒在熱門演唱的浪濤中,或如擠排長隊要偶像的簽名似的。後來退至熱圈之外,發現一隻遺世獨立的雛鳥,倒是那次最特別的記憶。

去年的第一個星期日早晨,因為賣黑豆漿的小貨車還沒來,就先到區公所後面那塊常去的草地做操看光影,忽聽得左邊樹叢一陣不太尋常的噪嚷,抬頭便撞見一隻大型長尾鳥飛將過來,可這樣的大嗓門既不屬喜鵲也非樹鵲,思量間發現暗廓裡的尾巴有些兒白斑,驚喜的答案呼之欲出時,他已飛至更近的亮處,真的耶,真的是一隻漂亮的台灣藍鵲,而且還有另一隻相隨在後呢!

這不期而遇的驚鴻一瞥,恰似昨夜一場迷濛的藍夢,轉眼便在藍霧中失去了他們的影蹤。一年來不知重返那裡多少次,僅有笑春風的櫻花悵然懷想著去年今日,始終未曾癡盼到那如仙女飄逸的長長藍白綵帶。得知她也是萬興國小的校鳥後,又趕早徘徊黑板樹下,也都撲了空。何時他們能跟喜鵲一樣,在木柵散葉多孫成常見的鄰居呢?

為追尋今年初還遠訪了網路上描述的內溝溪,依舊緣慳未見伊人芳蹤。其實只要按址去陽明山他們駐唱的秀場,就必定不會失望。但大概如同戀人並不情願晤面於辦公室,只想二人凝眸對望於隔離塵世的祕密小屋,甚或終其一世轉遍十方大山,只求街角人海中相遇的那一瞬吧。

後記:2010年6月4日下午,微雨的木柵公園,終再得遇一雙藍翎;6月28日晨,草湳市民農園附近,又一瞥她飄逸高樹的長尾。

990604 003.jpg  

2013年2月在家中居然看到他們飛來,就停在鄰居的陽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iteworld 的頭像
whiteworld

蘇嬤白宇的井天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淳玲
  • 好帥!
  • 小迷糊
  • 隨著您追鳥情懷,我見到您細膩真心,彷彿我也跟著盼著那不期而遇的等待...
  • 也因為你細膩真心,才能了解呀!

    whiteworld 於 2010/03/10 07:14 回覆

  • more
  • 有綠千里來相見
    最初我也是在水邊不期而遇
    如今
    雖然也撞見幾次
    倒也不會想固定的會面
    只要知道她們仍然悠遊山林間
    相信總會再次見面
  • 是啊,隨緣啦!華城應該見得到吧!

    whiteworld 於 2010/04/12 15:12 回覆

  • Totoro
  • 我常想著帶你去湖興看藍鵲呢!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