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N2452.JPG  

防洪堤外,斜生水界的孤木

枯候著月圓,換過季又屆歲末

 

每一芽新綠的期盼早就乾黃

封封葉脈上的信紋盡皆委河

借風掙舞的肢語並無人識解

還不曾顫放一朵無蕊的花

更休想鬱結一枚苦戀的果

 

撐持不過長旱至極的結局

唯幸尚能沾染野火的體溫

但紅焰再熾亦喊不出心聲

 

直到疏鬆的老骨全盤坼崩

最後一縷灰藍的哽咽也消散了

始終都未驚動堤內的一扇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iteworld 的頭像
whiteworld

蘇嬤白宇的井天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淳玲
  • 多謝分享天地一景,人生一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