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後窗前,刻意栽種的土人參,今天綻開了十幾顆粉紅色的小星星,與之顧盼間,心緒頓時溫暖柔婉起來。相較張膽的大紅,粉紅顯得含蓄羞澀許多,高中結拜姊妹做「制服」時,我被分配到此色,但總覺得粉紅應加飾在公主的氣質,不怎麼適合向來自認是野丫頭的我,之後選衣便與它絕緣。

衣裝之外,曾經喜愛的卡通頑皮豹倒是粉紅色的,近年又常聽臺北愛樂的粉紅色森林,但似乎並未真的去想像那樣的一片樹叢,或許飄忽森林中的精靈才更屬意曼妙的它吧!

還好看花諸色皆美,老來粉紅亦不必成禁忌。年初難得跟老同學回基隆,在八斗子海邊遇見萬白叢中一點粉紅的濱排草,又想起那朵粉紅色的鬼針草來。那個早晨照例陪老媽堤邊散步,草叢間居然乍現一閃粉紅的靈光!當即拋開原先沮喪的根由,拭淨了淚眼的迷霧細瞧:的的確確是稀罕的粉紅色沒錯!擔憂除草機隨時會突擊,特地又折返摘取了一束尚未熟透的種子。果不其然,第二天她就當真被剃了頭,而我保存的種子雖養至黑熟方埋入土裡,卻始終未見發芽,不知何日能再與她重逢?那時也沒有拍照的習慣,所以連一丁點緣遇的證據也沒留下。

而多年前欣喜找到了酸藤謎網的答案,心中卻還有另一個至今未解的粉紅謎團:剛開始管上鳥事,某日傍晚經過道南橋時,忽然看到一隻大型的鷺鷥在河面上空往下游飛掠,特別的是他的雙翼竟泛耀著粉紅,趕緊騎單車沿堤向前快追,最後仍錯失其蹤。翻看圖鑑也只找到朱鷺稍微相近,但牠們的彤翼偏橙,況且那麼珍稀的禽鳥怎可能在此地出現?

去年好友陪我搭火車去鳳林散心,鐵路北迴至即將與長長的海岸平行以前,豁見遠方樹上立著好多隻鷺鷥,但絕非純白,擅長攝影繪畫的好友辨色應比我精準,她也分明看到了團團粉紅,這回至少有還有人證,可請教鳥友仍未得要領。倒底那是確切的存在呢?抑或光線映照出來的錯覺?合該是如歌劇遊唱詩人裏詠嘆的:愛情乘在粉紅色翅膀上,所有浪漫的總歸是虛幻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iteworld 的頭像
whiteworld

蘇嬤白宇的井天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鴉
  • 好久好久沒去八斗子海邊ㄌ,也沒在望海巷看海...記憶中是小時候的事了,夏回一定要去找那雨媽說ㄉ粉紅謎團:p
  • 海藍
  • 喜歡這名字:粉紅一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