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今仍繫著夢的,可是

春蠶自縛的那縷痴魂?或是

蜘蛛補綴不了的風中經緯?還是

捨不得分離的藕的空心呢

許是昨日已冷的雨絲吧

不然便是一莖歲月的白髮

反正,斷斷不是那一根

相會千里的紅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iteworld 的頭像
whiteworld

蘇嬤白宇的井天

white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